Chrysopidae脉翅目_低浮上

不是粮食的创造者,只是脑洞的搬运工。

【佐三】【授权翻译】 means, otive, opportunity

呃好的还是我(
花一个晚上的时间肝完了。。。。
质量就别要求了反正也没人看(
依然没有校对所以很羞涩的问了英语老师
校对位招租(没有人会的你就别想了
佐久间真是太耿直了我都没脸看
三好真TM是妖精我想sjsjdnndndbjzkakqmanxuvufnfdfdzl

呃不好意思被谁脸滚键盘了。。。。。
文笔渣渣渣,英语差差差所以还是!欢迎捉虫!
慎入!
慎入!
慎入!
準備はいいかね?
覚悟するよ!☆

第一章:http://chrysopidae.lofter.com/post/39e0b4_afddf1a

第二章: 诡辩
佐久间因为他选择的职业,成了夜猫子。

解决杀人事件的侦探的工作时间可不是留给半途而废的人的。有的时候他在两点回家,六点钟又得爬起来。这还是最好的情况。最坏的情况也有过:为了通过最高文件,一件西装连着穿了三天。

但是三好不一样。他自己决定要不要熬夜。他的生活过得那是相当滋润。

所以夜半烟雾缭绕的酒吧以及空无一人的电影院、解掉的爆米花、最后一场电影是他们友情的见证。

这就是为什么午餐时间佐久间跟三好站在一栋前卫的饭店前边感到了一丝丝方张。

阳光似乎非常赞同三好——棕色发丝在阳光下微微泛红,皮肤红润剔透(显然,在皮肤护理上小小的破费一笔换来了卓越的成效。)显得一旁的佐久间脸色苍白。

他伸出脚向前迈一步。

三好则一动不动站在一旁,看起来很满足地观察来往车辆。他穿着合身的黑裤子与挺刮的白衬衫的样子就像一张低调优雅的照片。玳瑁眼镜架在鼻梁上显得矫揉造作但又再合适不过。

随后气氛全被毁了——三好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棒棒糖。

“你几岁了?”

三好小心翼翼拆开糖纸头。“我是不是跟你讲过我在戒烟?吸烟对皮肤不好。”他瞄了一眼佐久间,把糖塞进嘴里。

佐久间睨之,三好回敬之。

三好意犹未尽地将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你也应该戒烟了,佐久间先生。你皮肤看起来有点粗糙呀。还有您眼睛下边的两个袋子请您关心关心好吗?”

他向佐久间靠近了一点,轻柔地抬起手,触摸佐久间的脸,大拇指摩挲着眼睛下面深深的阴影。

“你别鸡婆。”佐久间生气地说。

“还是没有头绪吗?你这几天没睡好吧。不管怎么说,比平常糟多了。”

“这真的不符合常理。前妻的托辞听起来相当完美但我不知道……”佐久间顿了顿。他知道接下来三好就要笑他了可他没有其它更好的方法来解释,“一些部门的同事认为她没有做,我却觉得有些东西还没有考虑进去。”

“你觉得?你没有证据反驳她,对吧?”三好明知故问。

佐久间长叹一声:“对啊。”

“你不能只凭直觉就指责一个人。佐久间先生,请试着合乎逻辑一点。你当然对这桩案件有了一些想法,告诉我吧。”

“好啊,但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

三好倒吸一口气,做出惊讶的样子:“佐久间先生,你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向我约炮?”

“现在就不合逻辑了。”佐久间冷淡的讲道,用上臂把三好抓进饭店里,“我现在非常想坐下听你证明我的想法全是错的。”

“或者我们节省点时间,我现在就可以跟你说‘你错了’。”

佐久间皱起眉,三好正在向服务员要张两人桌。

“你从来不觉得我对过。”他抱怨着说。

“是我是你还不一定呢。”

服务员领他们去展台的时候他们还在吵。

“每个人跟我讲的都不一样。特别是你。”

菜单放在他们中间,但谁都没注意。三好肘部搁在桌缘上,将他的手指搭成尖塔型:“很好,那么如果你的推理天衣无缝,这顿饭我请,你要是有错你买单。”

佐久间扬起下巴。

“乐意奉陪。”

三好嘿嘿一笑:“我一会儿要点菜单上最贵的菜。”

评论(9)

热度(41)

  1. 董奉Chrysopidae脉翅目_低浮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