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ysopidae脉翅目_低浮上

不是粮食的创造者,只是脑洞的搬运工。

【授权翻译】甘利一家亲和愉快的D机关

AO3上边看到了英语译文。玛德好萌。一时手贱点进原文发现是在pixiv上的。我拿着三脚猫日语看完了全文。然后问作者要了授权。
艾玛为什么这么萌!
啊,我快哭了。
三脚猫日语和三脚猫英语凑起来的这篇抠脚大叔般粗俗的中文。原文真的艾玛每句都自带声音!特别可爱!!
然后。嗯。。愿意看的就看下去吧。。。。
没有校对,欢迎捉虫!
原文链接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809919
这次不贴英文了。。因为没要人外国妞的同意。。。

“粑粑~起床啦~!”
星期天早上。
他听见窗外鸽子咕咕鸣叫。似乎今天又会是一个美丽祥和的一天。
呆呆地这样想着的时候,窗帘好像自动拉开了。
晨光透过他半闭着的眼睛。
啊,他多想死在床上。

“粑~粑~!”

他的千金大小姐,艾玛,正在用她全身气力摇
动他的身体。

“好好~……我起来,我起来……”
周围熙熙攘攘,他决定要起床。

早起很痛苦。他刚刚还想着,但又觉得被他可爱的小姑娘这样叫起来也还不赖。

“早上好,艾玛。”

软滑的发丝从他眼睛上滑落,他向他的女儿露出温柔的笑容。
“早上好。”

他两岁的女儿笑成了太阳花儿。蓝宝石般的眼睛闪闪发亮,铜棕色的头发,好似白瓷器的皮肤,艾玛的的确确是一个英国姑娘。她是他非亲非故的养女。自从那件始料不及的事情发生,将她护在自个儿翅膀下边已经有三个月了。他们在夏威夷的生活简直多姿多彩。

很长时间,他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儿,但是他现在已经适应了这种日常生活。

“很好,我说过今天要去野餐的,对不对?”

他穿鞋的时候,有事发生了。

“有客人啦!”

他被艾玛的话吓到了,抬起了一只眼睛。

通向他卧室的门一间间被打开。门口是一个人斜靠在门框上。
一个松弛嘴角,笑得毫无惧色的男人。

那个时候,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大忌。

对。早上他应该听到的是燕子的啁啾,而不是鸽子。

他应该注意到的。

那个神秘的机关里存在一个单独饲养鸽子,并把它们作为魔法的消遣——小道消息称他也用鸽子传递他的消息的男人。

“田崎……”

“我相当困惑。我接到了任务,但我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

“任务?”

“是结城中佐的。‘所有人都要立即回来。’虽然有想到其他人,但连这个小姐都要算进去吗?”

…魔王就是魔王。
尽管甘利已经完成了任务,无视了结城的命令后似乎还是被查到老本了。

他是个职业间谍。他确保过没留下什么踪迹,但现在来看这根本没卵用。

他重重叹口气,举起了双手。

这是他的失策。

“但是我们的狗狗也要跟过去。”

然后甘利一家就被强行拖去日本了。

甘利带着一个孩子(还有一条狗)回国的事情一下就成了热门话题。
除了确保甘利返回的田崎,待机在大东亚文化协会的波多野和福本也感到大为惊讶。

等到他和艾玛从结城中佐的魔掌中解放出来,太阳早就下山了。他们现在在吃福本做的饭。

还在餐桌上的有甘利一家子(最近的话题中心)、田崎、福本和刚刚转职成为中佐秘书之类的佐久间。

“我到现在也不相信甘利带回来一个小孩儿……”
“哎呀~事情会发展到这样我也没有想到。但是我总得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吧?”
“你这种说话方式怎么像劝女人似的。”
“是那样就好了啦。”

他思索着波多野的话,苦笑着。

长期任务中,他被安排作“为了伪装在该地而成立家庭”尽管这样说对他很残酷,但是他把家庭全部推到妻子身上,离开的时候什么都没留下的案子也是有的。可是这个孩子已经没有父母了。母亲身为敌国间谍,安稳和平的生活就别想了。孤独地行走于天下,为自己找个同伴也不能算错。

此外,让“不能让麦克劳德入国”的任务节外生枝的不是作为间谍的内海,正是甘利自身。

作为一个间谍,他完全可以不去管艾玛和弗雷特。然而,身为一个人,他觉得这不人道。

他会认真地负起责任。
也可以说是天性使然。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嘛。”

田崎揶揄道。
他这话说得太对了。

他的右手边是一脸天真的艾玛,正对从没见过的日本料理忽闪着大眼睛。和这个孩子一起,他切实感受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幸福感。如果说一开始只是因为责任感,那么现在的感情则和亲情无异。

对于现在的甘利,家庭是第一位的。

“……我没法继续当间谍了啊。”

可不能抛下这个孩子自己死掉。这就是他向结城中佐宣布他不做间谍的原因。

“那你要做什么?”

问话的福本穿着全身式围裙在喂他们的狗狗弗雷特。

“依靠结城中佐人脉网,我会在一个财阀旗下的商社工作。之后我就是一个养家糊口的商人啦。”
“你现在很当机立断嘛。”
“当然咯,毕竟我可不能再我行我素啦。”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舀了一汤匙福本手制味增汤送进嘴里。
啊,这熟悉的味道。地道的日本菜啊。

“哦,还有件事儿,我要在这儿借间房子。”

甘利话音未落,每个人都放下了筷子。

这个穷成狗样的机关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抚养间谍甘利的小孩儿。另一方面,结城中佐——这个穷成狗样的机关的老大,不仅答应了吃白食的商人和他的女儿提供合适的伪装,还能义正言辞地将甘利的收入作为租金和经费。

这样的大东亚文化协会对着甘利一家敞开了大门。

翌日食堂。
准备早饭的福本和甘利、艾玛、和爱犬弗雷特已经在了。

怀抱她的黑毛狗狗,艾玛高兴地哼着歌。艾玛枕在甘利膝盖上,他的双唇夹着她的粉色蝴蝶结,正在和头发结结做斗争。

“好啦,坐好吧。”

艾玛听到他的话,咯咯笑出了声儿。
没料想到会看到这样明快的场景,佐久间不由自主地张开嘴。

“早安。”

“早安佐久间间间间间——佐久间桑?”

这声音的音调降低了,还带着怪怨的意思。

将视线从艾玛身上转移,他的眼睛狠狠盯着他。目光锁定在佐久间的右手上。

佐久间吓得说不上话,赶紧掐掉烟。

自昨天借住在这里,甘利下了道禁烟令,禁止所有人在餐厅吸烟。原因很简单:会带坏小孩子。

刚才才想起来这事儿,佐久间没有犹豫地道了歉。
 
“!我的错!”

“……下次注意点。”
 
他听出了威胁的意味来。

佐久间背脊细细密密一阵发凉。

所以他还是那个六个月前绯闻缠身的甘利吗?区区一个孩子竟然能让一个人180度大转弯?

在佐久间深挖他那个恐怖的脑洞的时候,福本想起了什么,开了口。

“说起来,我应该是给艾玛准备调羹叉子还是筷子?”

“呃,我也在想啊。果然还是教她用筷子比较好吧。”

听到他们的谈话,佐久间感到迷之感动:“甘利变成了个好爸爸啊。”

“可以的话我来教她吧?为了弥补刚刚吸烟的过错。”

“那可真是帮大忙了。佐久间的餐桌教养很好呢。”

梳好艾玛的刘海,甘利推推她的背,“哟西,完成啦!”艾玛很开心地抱着她的狗跑出去了。

就在这时,波多野睡眼惺忪地走进食堂,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要撞上他的艾玛。

“对不起。”

艾玛立即低下头道歉,波多野不自觉地眨眨眼。

甘利规矩意外的做得很好。

稍许有点感动,他轻轻地拍拍她的头,温柔地说:“下次要当心哦。”艾玛用力地点点头。

“他的名字是什么?”
  
波多野蹲下来与艾玛齐平,他指指她怀里的黑狗。
 
“弗雷特。”

“叫弗雷特啊。我能摸摸他吗?”

“嗯!”
 
狗狗表现得很有教养。

他没有自说自话放松下来,也没有胡乱叫一气。他真是一条训练有素的好狗狗。

他毛色光丽,性格讨人喜欢。想来必是倍受宠爱的。

这个毛茸茸的生物让波多野身心愉悦。

“谁带弗雷特出去溜达溜达?”

甘利回答了这个问题。

“事实上我去也行啦但是……我今天得去上班。我不能让艾玛自己去遛狗,所以现在还不行。”

“那我去遛狗?”

“波多野?”

“我现在没任务,闲得要死。艾玛,想跟大哥哥出去走一圈吗?”

他询问艾玛意见,使得头向着她倾斜。艾玛回复得很快:“好诶!”

如此害羞的艾玛能那么快地亲近波多野,自愿和他一起出去散步,甘利对这种意料之外的发展感到惊讶。

只是,看着这样温馨的场景,甘利不自觉地嘴角上翘。“怎么都行啦。”

评论(11)

热度(77)

  1. 三知更半夜Chrysopidae脉翅目_低浮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