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ysopidae脉翅目_低浮上

不是粮食的创造者,只是脑洞的搬运工。

【授权翻译】甘利一家亲和愉快的D机关

(。・∀・)ノ゙嗨!想艾玛了吗!

下一章是结城爷爷的事情所以要好好翻!

说实在这几次都不满意【cry】但是懒得改

想要小一点的电脑啊。。。


一到十点整,甘利就带着艾玛去睡觉了。

他们一离开,整个食堂立刻就变得黯淡无光。

甘利一家走了,神永、波多野、福本和佐久间就凑在一起头碰头叹长气。

 

“所以那就是传说中的艾玛酱……可爱极了。”

“我们懂你。”

 

三个男人举双手双脚赞成。

 

“她看起来很怕生,所以一旦她对我卸下心防我就差不多要做出本世纪最大的胜利姿势了。”

“没错。”

 

神永手指叉在一起,神情严肃陷入思考。另外,连福本都很同意他。

波多野突然哈哈一笑,

 

“佐久间,你是不是连后来的神永都比不过啊?”

“果然是这样吗……”

佐久间头上阴云密布。

 

“一开始我觉得她是因为我身形高大才怕我的,但是……”

“一部分是对的,但她都能和福本一起玩儿了。”

 

波多野一语道破天机,不安好心地笑了。

现在,波多野是和艾玛相处的最好的人,没有之一。

他们的每天散步结束,甘利上班她就会自己主动去找他。

 

“你有什么建议吗,福本?”

“建议吗?……我确保自己跟她平视的来着。”

 

D机关曾训练过他们怎样对待形形色色的人。那时候他听到小孩子……特别是女孩子非常惧怕俯视她们的人。

 

“我知道了,平视是吗。”

 

下次他得当心了,佐久间暗下决心。

 

“啊……不想去做任务啊。”

 

波多野趴在桌子上。

福本和神永也感同身受。

 

“田崎刚刚出发,但是我已经感觉像是被人拎着小辫子走路了。你要是完不成任务,没个5年10年根本回不来。这么可爱的阶段再也看不到了,你们懂吗?真是太痛苦了。”

“太懂了。”

 

谈话依旧继续,夜色已经很深了。

 

 

决定在早上去买午饭的食材,福本信步走在堤坝上。河堤上传来熟悉的声音,引起了福本的注意。

是艾玛、弗雷特和波多野。

是他们散步的时间。福本远远地就看见波多野从河堤上摔下来落在草坪上。他扭转着身体——是防御的姿势。

艾玛眼睛闪闪发亮,追着问波多野刚才的动作是什么。

他是在害怕神永会把艾玛偷走吗?

如果仅仅是用他的体术好让艾玛注意他,那就是很单纯的暖人心房的事情了。

买完菜,他又一次经过这条路。还在河边的艾玛突然摔了下去。她扭转着自己的身子——是防御的姿势。

 

她在短时间内已经学得像模像样了,非常不错。

就算是田崎出国前教给她的魔术,也只是草草教了一点点,但她还是掌握了怎么表演。是不是艾玛的吸收能力特别强?

惊奇地看着他们,这样想着的时候,波多野、艾玛、弗雷特已经结束了摔跤课程上堤坝了。

 

“那是起缓冲作用的防御姿势。”

“起初我以为这是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好机会——就像田崎的魔术一样。这样她会在我出任务的时候一直记着我。她还太小,因此学习自我防御的话受伤次数也会减少吧。”

 尽管他还是不希望她过早学习这个,波多野点点头继续说。

“所以我在考虑该和甘利说我想教她基础体术。这对她自卫有好处。”

“挺好的。

 

在回大东亚文化协会路上,他突然想起来这好像是第一次大家一起走回来。

艾玛和弗雷特第一个跑在前面,但又回头看看他们,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跑了回来。

 

“我来拿!”

她的小手向福本手里的两个大购物袋伸去。福本想着该怎么办,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鲜红的苹果。

“这个给你。”

 

艾玛看起来很满足,双手接过苹果,牢牢捧在手里。

是啊,这时的小孩子最想要大人的信任了——正是自立意识刚刚发芽的时候。

这样,天真无邪的艾玛也会很快长大的吧。

 

“苹果?你晚饭要做什么?”

“我想甜点做苹果派。”

“欸~”

 

他像是在看什么好玩儿的似的看者福本,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就像在对福本宣誓主权一样。

福本做苹果派的原因说是为了艾玛,其实是“不知道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为此,他意识到自己比想象中的更喜欢艾玛。

 

——如果仅仅是用他的体术好让艾玛注意他,那就是很单纯的暖人心房的事情了。

他刚才的胡思乱想浮现在他眼前。

所以他也想用特技引起艾玛注意。

嘴角扯开一丝笑容,注视着艾玛迈着小碎步跑向外面。

 

“那个,波多野。”

“嗯?”

“我要去问问甘利能不能教艾玛学做饭。”

波多野双手抱头,笑着说“听起来不错啊。”

 

 

“小艾玛开始学习自卫术和料理了吗?”

 

 

神永听到了这个消息感到相当惊奇,甘利淡定地表示没错。

 

“不管怎么讲现在是危险时期。不管她多小,学点东西总是不会错的。就像是做料理,如果一个女孩子不会做饭,那以后就可真难办哪。”

“原来如此。所以已经开始新娘培训了吗。那你想让艾玛嫁给什么样的男孩?”

 

他语气里带着揶揄的口吻。

 这是因为他可不觉得这个女儿厨会这么容易把艾玛嫁出去。

 

“总之,不能嫁给间谍。绝对不能。”

 

尽管甘利是在笑,也是皮笑肉不笑。眼神表达的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他的眼睛说不管是哪国的,如果一个间谍娶了他女儿,那他的真实身份将会暴露,到时候第一个手足无措的会是他们、

做了一个间谍的妻子,好的情况是先生突然失踪,坏的情况则是丈夫为了销毁证据把夫人孩子都杀死或是因为怀疑是间谍而被捕。

甘利是到死都不会原谅自己给艾玛这样一个悲惨的人生的。     

 

“哎呦我的天我好怕哦。”

 

但是,神永也对他咧开了嘴。

 

“必要的话我来帮忙。”

 

一切不言而喻。

 

 

几天后,波多野紧紧握住艾玛的手说着“我绝对尽快完成它。”,踏上了去往任务地点的路。

于是,神永接手了散步的任务和自卫术课程。

 

 

“艾玛。今天一天你都要自己照顾自己了。”

 

读完晨报,甘利把它放在桌子上随后扶她起来。

今天的大东亚文化协会一个人都不在。确切的说,不是没有人,而是他不想去拜托别人。现在,他认为,他可能有点过于依赖每个人的善意了。

 

还在夏威夷的时候,他会为了挣一个礼拜的饭钱在赌场泡上个一夜。然而那些晚上对艾玛来说又绵长又可怖,到第二天就会死死抓着他不放手。这可对孩子的影响不好。

就在刚才他还在想被召回D机关,就会有更多人愿意照顾爱玛。真是再好不过了。

  

“一个人吗?”

 艾玛一下焦虑了起来,甘利对她笑笑好让她安定下来。

 

“你可以的。弗雷特会陪着你。”

“粑粑嘞?”

“我今天也要去工作。”

 

让她理解真实意思未免太过残酷了点。随后,一个计划就浮上心头。

 

 

“我要给艾玛一个任务。”

“任务欸!”

 

艾玛听到以后一蹦三尺高。

她超爱甘利讲的童话一样的间谍任务的故事。当然了,他会屏蔽掉一些少儿不宜的成分,加点额外的剧本。

在传单背后,他即兴写了点纵横字谜,也把难度等级考虑进去了。他一边写一边算好时间让她在自己晚上回来之前就可以解决。他想到别人可能会比他早回家帮助她解谜,所以又在里边加了点问题。

 

  

“里面有个很重要的秘密。我希望你能解开它。” 

 

艾玛像往常一样送走甘利后,她回到食堂开始独自挑战纵横字谜。借着手里甘利留下的绘本和简易儿童辞典,艾玛研究得一发不可收拾。连福本早些给她准备的饭菜都忘了吃;弗雷特也因为他的小主人不理他生闷气睡觉去了。

做着做着,累得不行的艾玛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评论(2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