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ysopidae脉翅目_低浮上

不是粮食的创造者,只是脑洞的搬运工。

【授权翻译】甘利一家亲和愉快的D机关

这!简直就是一帮大老爷们在争宠!!艾玛后宫起火!从此D机关的排名不按个人能力来排!只看艾玛是不是愿意和他玩儿!
说着我拿起了粉色荧光棒!
艾玛•格雷!艾玛•格雷!
小田切和实井回W
下回是三好W

忘了说。。请给 原文 小红心!

几星期后,实井和小田切回来了。
好像是同船归来。

“你好小艾玛,我是实井。”
“小田切。”

他们两个好像都听到了艾玛的事情。

“我们去了很远的地方呢,所以买了特产。”

实井笑着递给她一个娃娃;小田切给她几本童话集。

尽管还是一样怕生,艾玛收到礼物还是非常激动的。此情此景,对于他们两人已经是好久不见了。

再看看墙列后面,那是在咬牙切齿的佐久间。艾玛还没有和他打成一片。佐•败犬•久间的后面是同样在咬牙切齿的神•败犬•永。他被强行逼迫把他的职位让给最近才回来的实井。陪伴艾玛和弗雷特散步可是件美差啊。
终结这两个表情不能直视的成年人的是福本。

“我现在在做饭,所以不要就傻站在那,快点坐下。你们这样就算是艾玛也会嫌弃你们的。”

一声令下,两个大老爷们顺从得像弗雷特一样坐下了。

十点整一到,甘利就带着艾玛会去睡觉了。
他们一走,整个食堂立刻黯然失色。
甘利一家走了,神永、福本、佐久间、实井和小田切聚在一起叹长气。

“所以那就是传说中的艾玛酱……她真可爱。”
“懂你。”

实井的话是不是似曾相识?但是可爱即正义。那是条宇宙定理。

“就像今天小艾玛和福本一起做饭或者养成了饭后拿着餐具跟着福本去洗这样吗?艾玛酱是天使下凡?”
“艾玛麻吉天使。”

同意实井这件事,小田切一秒钟也没耽搁。
好像他们两个人都已经被艾玛迷住了。
“还有给艾玛做老师是怎么来的啊?”

小田切向烹饪教师福本和自卫术教师神永提问。
神永代表福本解释来龙去脉。
田崎带头,准备下个任务的波多野、福本、神永紧随其后;他们想教她一些好用的技巧可以让艾玛记住他们。事实上也很有成效。艾玛一看见鸽子就会自言自语说着“叔叔……”,她也会一遍遍地问神永以前陪她散步的波多野去哪儿了。

“原来是这样啊。”
“然后甘利已经教会她6种语言了,所以教她语言什么的别想了。”
“六种语言?这是精英教育吗?”

实井和小田切同时感叹道。

“那我就当她的人际沟通老师好了。”
“啥?!”

除了实井,每个人都吓得浑身发抖。
俗话说,近S者S,近M者M。
那个纯洁美好像小天使一样的艾玛就会变成小恶魔。
冷汗止不住的往下流。

“毕竟现在很危险嘛,日本日后会怎么样连我们都不知道。我相信‘无论何时何地何种情况,沟通总能找到好盟友’。”
“这个很对。”

实井意思只是教她收拢人心的办法。
每个人都松了口气,擦掉头上瀑布似的冷汗,拼命点头。

“那我该怎么办。”

小田切好像还没想好做什么。
神永看着他思考的样子,不坏好意地笑了。

“别费心啦,魔王会承包所有工作的。”
“欸。”

实井和小田切好像嫌自己先前眼睛睁得还不够大,眼眶都快裂开了。

“好像他帮小艾玛完成了纵横字谜。所以从那时起艾玛开始依赖他。现在到吃点心的时间她就会去找中佐一起吃。”

这可真没法相信呀。他耸耸肩。
他有一次看见爷孙俩一起吃点心,但是结城还是那副可怕的表情。他一点也无法理解艾玛是怎么亲近结城的。

“所以你要不快点的话,魔王就要承包剩下所有工作了,你到底懂不懂?”
“那可真不太好。”

小田切发誓今晚一定要想个职务出来。

“啊……我真的不想去做任务啊。”*

实井瘫在桌子上。
一帮人(除了佐久间)都同意。
历史总是如此相似。

“我好嫉妒佐久间桑啊。你一直可以待在艾玛身边呢。”
“我们理解。”

谈话仍在继续,夜色早已深沉。

某一天的吃点心时间后。
艾玛扯扯小田切的裤子,他还在食堂里读书。
怎么了吗?
她不可能爬不上自己的专座。
那可是小田切和佐久间一起量身定做的椅子啊。他们定好合适高度正好能让艾玛攀着椅子脚坐上去——就像爬梯子一样。这样艾玛就能自己一个人爬上爬下,甘利还高兴了好几天。

“读书!”

她手里挥舞着作为礼物的童话集。小田切笑着答应了,他站起来。但是艾玛又拉拉他的裤脚。

“上去!”

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就这么盯着他。
似乎是很自然的就会有人把她抱到腿上读书。小田切困惑了好一会儿,随后一边笑一边抱她坐到自己腿上。

抱到腿上的兴高采烈的女孩子轻得就像团棉花糖。很高兴看到她的反应,小田切翻开书。

“很久很久以前……”

日后,小田切全权负责为艾玛念书;他的读书技巧让他成为艾玛日后的历史教师。

*其实这段我本来翻成情深深雨蒙蒙的来着X
#自带声音的句子#

评论(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