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ysopidae脉翅目_低浮上

不是粮食的创造者,只是脑洞的搬运工。

【日常摸鱼】大概是兰波论坛体的佐三补足X

1。
有这么一个宇宙真理:恋爱是个奇妙的东西,使人智商降低。
即使是聪明如三好,也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会喜欢上班主任的。只是第一天那个人报道的时候,佐久间站在讲台上点他的名字,三好就知道他已经被这个人偷走了。
自个儿竹马听罢哈哈大笑,人生赢家状的左拥田崎右抱甘利也不管这两个人是不是愿意被他左拥右抱,揶揄他沙丁鱼罐头直成这副样子你怎么追。已经见怪不怪的三好一双好看的眼睛向上一翻。
“你讲的笑话可真好听。”
事实证明神永是讲了个笑话。古典文考试,三好破天荒的不及格,谁都看得出来是装的,就佐久间急得跟个猴儿一样。下班时间到了也不回家,拉着三好补习,补完了送他回家路上还不忘灌点心灵鸡汤。三好忍着脾气耐着性子听,要不是喜欢佐久间早就跟他翻脸了。
谁想得到心高气傲的D班高岭之花也会有这一天呢?
这事儿可不能告诉神永,否则他又要往外传了。要是佐久间知道了,那是他三生有幸。三好心里想,当佐久间是阵耳旁风一句话也没听进去。
说来也巧,佐久间家就隔着三好家几条路,直走就是。隔天三好一大清早就在佐久间家大门口等着,手里还端着份两层的便当盒。三好摸摸盖子,还是热的。
“这是回礼,佐久间老师。”
佐久间手一下不知该往哪儿放,左顾右盼了好一会儿,郑重其事地接下了。
“谢谢你。”
神永惯例找三好一起上学,三好妈妈告诉他三好一早就出去了。神永抓抓头发,不知道该说什么。
佐久间是个不喜欢欠人情的人,当天就把两层便当盒洗的锃光瓦亮,还附赠一套与他性格完全不同的很典雅的餐具套装。于是这两人一来二去没完没了,索性就一起去学校,一起回家,感情自然而然就有了。也许佐久间是把三好当做自己的得意门生看也说不定,但给学生买雪糕还很亲昵的把雪糕贴在三好脸上这点就值得三好对着墙壁琢磨一晚上。
仨月过去了,差不多也该到进一步发展的程度,先不管佐久间会怎么想(也许会说违背师德之类的话),三好决定顺水推舟自己先来,慢吞吞整理书包盘算着回家路上的时候告白。不想平常在办公室里等他的佐久间早在教室门口等着了。这个在三好看来脑子不太好使的班主任一步一步走到他桌子前俯下身,两手撑着三好的双肩,用下定决心的表情说:
“三好,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
现在还哪有人这样告白的?真是个老古董。
但就是喜欢他这一点。
“我觉得作为一个古文老师,‘三千世界鸦杀尽’比较适合您。”
三好双手绕上佐久间的脖颈儿,稍稍站起身。

1.5
好在这个学校的学生思想开放得很,也不在意老师和学生这种恋爱。由此可见脑子或多或少有点问题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件好事儿。
刷着那篇帖子的三好对着手机不自觉的嘴角微微上翘了一点。

2。
三好领着便当盒黑着脸站在佐久间身后,可佐久间一心扑在改卷子上还没察觉。直到法语外教都看不下去了,阿兰好心提醒他,才恍然大悟大拊掌:今天说好和三好去吃午饭。三好实在气不过便当盒甩在佐久间脸上,飞一样跑出去了。
阿兰问佐久间怎么还不去追,佐久间表示我作业还没批完。这个不浪漫的法国人看看他,脱力扶额。
碍于身份,两个人虽然正式交往也快一年了,但也止步于每天中午天台上一起吃顿午饭或是小树林里的深情一吻。佐久间想想也足够了,三好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学生。每天看着三好脖子上佩戴的自家钥匙,佐久间不自觉转了转用作伪装的无名指上的戒指。
交往后的三好一改交往前的好学生作派,时时刻刻拿佐久间寻一些无伤大雅的乐子。毕竟只有十七岁嘛,还小呢。佐久间心想。
打开便当盒,是盖着满满当当厚厚一层鲣鱼片的白饭,酱油倒在塑料袋里扎好放在一边。
佐久间笑出声,今天是猫饭啊。
过了午休时间,第一节是古文课。他整理好资料去上课。打开门第一眼发现三好的座位是空的。大概是去上厕所也就没在意,到上课铃打了两遍还不见人影佐久间开始慌了。问学生们三好去向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似的串通一气说不知道,该睡觉睡觉该开小差开小差,差点没把佐久间逼疯。草草划完重点,一下课佐久间一把抓住小田切,小田切老老实实说今天图书馆老师开会,三好在图书馆。班主任这才放下心来,长长叹一口气后拔腿往图书馆里跑。
怎么发脾气都行,别翘课啊。你出了事我可怎么办?
下午两点多,太阳静好。当事人正坐在空调机下枕着手臂闭目养神,面前的书还开着哗哗作响。夏季校裤遮不住膝盖,光洁的小腿有节奏地晃动着。阳光透过落地窗给他披上一层纱。此等美景佐久间可没心情看,瓷砖踩得啪啪响,抢过三好面前的书——《如何料理沙丁鱼》章节上贴了标签。
“老师真是负责,上完课才来找我。”三好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轻描淡写的语气,“花了一节课看完了沙丁鱼料理,不知道老师怎么做会比较好吃。”
佐久间两条粗眉毛扭在一起,把书丢在一边,倾身下去伸出双手像是要把三好嵌进身体里似的一把抱住身体纤细的少年:“你做的猫饭比较好吃。”三好双臂攀上自家恋人湿透的背脊,用脸颊蹭了蹭他的颈窝,“那老师觉得我好吃吗?”感觉到三好在拉他的衬衫,佐久间身体稍稍一僵。
“要不要现在尝尝?”
透过虹膜,视网膜倒映出的影像只有他。

评论(24)

热度(86)